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不能躺赢之后,锂业巨头也开始造车了

时间:10-26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93

不能躺赢之后,锂业巨头也开始造车了

撰文/ 涂彦平编辑/ 孟 为设计/ 师 超进入10月,大宗商品数据商生意社公布的电池级碳酸锂基准价低至17万元/吨,相比曾经的高位60万元/吨,恍如隔世。随着碳酸锂价格进入下行通道,锂业公司的日子没有以前好过了。多家锂业公司今年上半年的盈利都出现了下滑。头部两大锂业巨头的半年报也显示,虽然收入同比增长,但利润、净利率都出现了同比下降。赣锋锂业2023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81.45亿元,同比增长25.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8.50亿元,同比下降19.35%;净利率为32%,而去年同期为近50%。天齐锂业公布2023年上半年业绩,收入为247.87亿元,同比增长74.95%;归属于公司权益股东的期间溢利为64.47亿元,同比下降36.98%;净利率为26%,而去年同期为约72%。虽然超20%的净利率仍然羡煞产业链下游的整车厂,但锂业公司也知道,躺赢的日子恐怕一去不复返了。锂价飙升的时候,整车企业四处抢矿。如今锂价下行,锂业公司开始反向操作,介入造车。布局下游今年9月13日,天齐锂业在成都与smart品牌全球公司签署《股份认购协议》。根据协议,天齐锂业将向smart投资1.5亿美元,且双方的合作不止于财务投资层面。天齐锂业创始人、董事长蒋卫平表示:“天齐锂业深耕锂行业30余年,深度聚焦锂电全产业链可持续发展,投资smart品牌是天齐锂业首次和产业链最下游汽车端建立联系,将进一步加深我们对新能源产业链的理解。”smart品牌全球公司CEO佟湘北表示:“天齐锂业成为我们A轮融资的领投方,对smart来说具有战略意义。此次签约,smart与天齐锂业不仅达成了财务融资层面的合作,更将充分运用双方在产业链上下游的信息优势并发挥产业协同效应,赋能业务稳健发展。”当天,天齐锂业还与smart的两大股东方梅赛德斯-奔驰、吉利控股分别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与战略合作协议。无独有偶。9月26日,赣锋锂业发布公告,公司与赛力斯全资子公司东风小康及其全资子公司瑞驰电动签署投资协议,公司或者公司指定的第三方拟以10亿元认购瑞驰电动新增的1亿元注册资本。本次增资完成后,赣锋锂业或其指定的第三方将合计持有瑞驰电动33.33%股权,东风小康将持有瑞驰电动66.67%股权。瑞驰电动成立于2003年9月,聚焦于电动商用车业务,具有商用电动车生产资质。瑞驰生产基地位于重庆市两江新区鱼复工业园,2015年4月投产,年产量两万台,产品包括厢式运输车、载货车、城市多功能车以及特殊商用车辆。今年1-7月,瑞驰营业收入为11.55亿元,净利润为2492.56万元。赣锋锂业在公告中称:“本协议的签署,旨在进一步发挥各自在产业领域的专业与资源优势,实现新能源产业链上下游的合作,共同推动新能源产业的发展,有利于公司完善产业链布局,提高公司核心竞争力和盈利能力,符合公司上下游一体化的战略。”而且,这并不是赣锋锂业第一次以股权投资的方式与下游整车企业合作。2023年1月,岚图汽车注册资本由26.1亿元增至约30.85亿元,新增股东10家,赣锋锂业是其中之一,认缴出资额为1567.3981万元。更早之前,2022年10月,广汽埃安实施增资扩股,完成A轮融资引战,53名战略投资者中也包括赣锋锂业。理性的选择锂业巨头介入造车并非心血来潮,而是审时度势之后的理性选择。2021年到2022年锂价飞涨,锂业巨头赚得盆满钵满,但也因此导致与下游整车厂的关系变得紧张。整车厂一边吐槽是在为上游打工,一边加紧对上游产业链的渗透,通过与锂、钴、镍等原材料供应商达成供应协议,甚至成立合资公司或者投资参股的方式,进行强绑定。去年7月,2022世界动力电池大会现场,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自嘲“我现在不是在给宁德时代打工吗?”。转头,广汽就要亲自下场挖锂矿了。2022年11月,广汽集团公告,子公司广汽部件与东阳光子公司狮溪煤业、遵义能源拟设立合资公司贵州省东阳光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作为从事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狮溪镇铝多金属(锂资源)矿床矿产资源的探矿权获取、矿产地质勘查,以及后续采矿权获取等业务的唯一主体。去年11月,通用汽车透露已与巴西矿商淡水河谷(Vale SA)达成长期镍供应协议,淡水河谷加拿大分公司将从2026年向通用汽车供应电池级硫酸镍。今年5月,特斯拉得克萨斯州Corpus Christi锂精炼厂奠基。该工厂将在2024年完成建设,为100万辆车提供车用级锂。此外,特斯拉已经在美国内华达州取得1万英亩含锂黏土层的矿产开采权,并曾被传出正在考虑收购加拿大锂矿公司西格玛锂业(Sigma Lithium Corp)。从上游的锂矿开采,到中游的锂矿精炼,到下游的动力电池制造,特斯拉已经打通整个锂产业链。如果车企都来学特斯拉,甩开上游供应商自个干,在锂电池产业链领域大搞垂直整合,搞不好再过几年就没有锂业公司什么事了。也正是因为看到这一点,锂业公司不可能对可能的危机无动于衷。介入造车,就是一种及时反应。目前,天齐锂业已经确定了“夯实上游、做强中游、渗透下游”的发展战略。上游锂矿端,天齐锂业同时布局硬岩和盐湖锂矿资源;中游锂盐端,天齐锂业拥有多个生产基地,生产碳酸锂、氢氧化锂等锂化工产品。下游领域,天齐锂业通过战投上海航天电源、SES、北京卫蓝及厦钨新能源等公司,与中创新航、北京卫蓝等签署合作协议,以及与奔驰签署谅解备忘录、与吉利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投资smart的方式,在产业链下游进行布局。天齐锂业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曾表示,“本集团将高度关注产业链上下游的机会,持续优化本集团投资组合,完善产业链布局,为本集团长期可持续发展提供新的价值增长点。其中包括继续关注电动汽车和储能应用领域的投资机会,积极参与下游的投资布局,为更好利用锂在新型电池应用方面的未来趋势做好准备。”未雨绸缪车企抢矿,锂企造车,这其实是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一场双向奔赴。因为电池原材料在整车成本中占比较高,锂业公司成为车企的股东,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好事。对整车厂来说,可以对上游原材料有更多掌控权,不管是供应渠道还是采购成本都更加可控。对锂业公司来说,在下游产业链上更深度地介入,是提前锁定了部分客户,手握长久稳定的订单,也有平抑锂盐周期波动的效果。真锂研究创始人墨柯告诉汽车商业评论:“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介入造车我觉得没问题,有利于其锂矿产品的稳定销售。很多车企和电池厂也在介入锂矿资源领域,如果它们没有反应,最终肯定会受到影响。”他认为今年年底碳酸锂现货售价会到15万元/吨,明年全年整体还是走低趋势,因为供给越来越多,而需求增长不及预期。根据咨询机构伍德麦肯兹的预测,2020年至2030年期间,锂总需求将以每年17.8%的速度增长,之后,随着市场走向成熟,接下来10年的增速将放缓至每年6.2%。此外,全球范围内锂资源的争夺十分激烈,锂业公司的海外布局存在不少变数。今年4月,智利总统博里奇发布智利国家锂资源开发战略,宣布将推动锂矿产业国有化,成立国家控制的锂矿公司,同时强调未来锂矿开发合约将只向国家控制下的公私合营企业开放。墨西哥政府在2022年4月及2023年5月对《矿业法》进行修订,将锂列为战略性矿产,宣布实施锂矿国有化,禁止向私人授予锂矿特许权,并称将对所有已授予的锂矿特许权进行审查。今年8月,赣锋锂业称,墨西哥矿业总局向赣锋锂业墨西哥子公司发出了取消9个锂矿特许权的决定通知。赣锋锂业及墨西哥子公司向墨西哥经济部提起行政复议,目前并没有得到回应。2023年7月,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发布了“2023-2030关键矿产战略”,以加强澳大利亚关键矿产产业链布局并支持关键矿产行业的发展。澳大利亚今年已经不只一次地阻止与中国有关联的公司对当地矿产的投资。美国“2022年通胀削减法案”自2023年1月1日起开始执行,要求企业电池中规定比例矿元素开采与加工来自美国有自由贸易协定国家。今年8月《Science Advances》发表的一篇论文显示,地质学家在美国内华达州与俄勒冈州交界处的麦克德米特火山口发现了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锂矿。总部位于加拿大的美洲锂业公司已设定目标,计划最早于2026年对这里进行开采。该锂矿的发现也引起了是否将改写全球锂矿供应格局的猜测。地缘政治、资源布局以及全球汽车电动化进程加速等各种因素,将使得全球范围内锂资源的争夺更加激烈,中国锂业公司的海外锂矿投资也可能面临越来越多的掣肘。在需求增速放缓、海外布局受阻等这些可预期的风险面前,锂矿企业需要未雨绸缪。只有更加深入地嵌入上下游产业链,与相关企业联手,才能更好地抵御风(参数丨图片)险。在锂电产业链上,下游汽车企业往上游锂矿布局的情况已经比较常见,但上游锂矿企业向下游汽车环节布局的还为数不多。但未来,不排除有更多锂业公司开始介入造车。(题图由文心一言生成)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