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知否:被分家时,几次想说话的墨兰:她,是被婆婆忽略的宅斗助攻

时间:03-14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77

知否:被分家时,几次想说话的墨兰:她,是被婆婆忽略的宅斗助攻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人物解读第二百一十八期:不得不承认,墨兰一直是被忽视的宅斗高手。01永昌侯府梁家,嫡庶之争已经数年。原著中,梁家分家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作为梁家媳妇,请来了娘家的人做帮手。在这期间,墨兰几次想开口发言,奈何畏惧婆婆梁夫人威势,不敢张扬。所有人都知道梁夫人瞧不上墨兰,却忽略了,墨兰才是真正的高手,若是梁夫人表现得不那么讨厌墨兰,早就能够收获了这枚宅斗神助攻了。02“口上威风”的墨兰,她最会扎人心。在明兰面前,嘴上讨不到便宜,手段不够高端的墨兰,总是吃干瘪。可在外人面前,墨兰却是一等一的“嘴上英雄”。原著中,康姨母的嫡次女康元儿来盛家做客时,被墨兰的三句话噎得哑口无言,气呼呼地去找姨母王氏告状。那么,墨兰究竟说了些什么呢?第一句话:指明康元儿是外人!墨兰这样说的原因,无非是康元儿喜欢嫣然给明兰寄的茶叶。奈何,嫣一共寄来两斤半的白茶,还被明兰分了成了8份:给了盛老太太一斤,王氏半斤,余下的,明兰平均分成了六分,分别给了华兰、如兰、墨兰、海氏和康允儿。可以说,明兰分寸的对象,都是盛家的女眷,就是康元儿告到王氏面前,明兰也不怕。更何况,康允儿是康兆儿的一母同胞的姐姐,她都没给康兆儿留,王氏又有什么底气,去斥责明兰。然而,明兰说的很隐晦,墨兰却不用顾忌许多,直接反击康元儿道::“哟,康家姐姐,我这六妹妹最是实诚,就那么点儿茶,自家姐妹还够分呢,自然先里后外了。”最后,在明兰和墨兰的配合下,康元儿找不出把柄,只能不悦地挑了挑嘴角,随即笑道:“我不过说说,妹妹何必当真。第二句话:暗讽康家落魄。在康姨母的引导下,康元儿最喜欢副幅帐子。此时,明兰正在给华兰和海氏的孩子做肚兜,轻描淡写道:“早了,怕是得等。”康元儿立刻斥责明兰不够孝敬,给长辈做东西,还推三阻四的。恰好此时如兰院子里的丫鬟因为钗子吵了起来。墨兰半是玩笑半是认真道:“这丫头也太不知趣了,虽然都是一个府里的家生子,可喜枝老子娘都是老爷太太得力的,哥哥嫂嫂又能干,喜叶娘早役了,老子又是个酒浑虫,如何和喜枝比?便是要比,也瞧瞧自己配也不配?”此时的康家,因为康海峰在丁忧期间与妾室生了孩子,被言官参奏私德不修,赋闲在家。原本这样的世家大族,仕途断了也可以走经商路线。奈何,康海峰没那个头脑,多年来一直靠着康姨母的嫁妆维持体面。可是,康家内里空虚,康允儿嫁到商贾之家的盛家大房时,所带的嫁妆还不如淑兰嫁妆的一半多。康元儿的吃穿住行比不盛家嫡出的上华兰如兰,就是墨兰和明兰也要比她体面。所以,康元儿心中不忿不过,从来没有人这般明晃晃的点破康元儿的痛处,墨兰的做法,让康元儿气的抓狂。第三句话:乘胜追击,撕下康姨母与康元儿的遮羞布。墨兰的话,让康元儿脸色铁青。墨兰却故意对如兰的丫鬟喜鹊道:“虽都是姑娘院里的丫头,却各有老子娘,姓氏祖宗都不同,整日盯着别人家里的事儿,给两分颜色就开染坊,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儿了。”当然,这句话暗讽康元儿的手都伸到了盛家来。因为,在吃喝用度是落了一大截的康元儿,每次来盛家,总是给如兰讲自己在家如何在庶出的姊妹面前威风。这让如兰想到自己,作为嫡女,还不如墨兰和明兰两个庶女过得自在。于是,康元儿离开后,如兰总会气上几天,打破三个兰表面的“和谐局面”。康元儿拍案而起,青筋暴起的小手都拍红了,大怒道:“你什么意思?!”墨兰故作惊讶道:““不过是教了这丫头两句,又没打又没骂的,莫非表姐觉着不安?我可不敢僭越,若喜欢管教丫头,会去自己院里管的。”墨兰的这句话,是在为自己出气。因为康元儿没少讽刺墨兰庶出的身份。而康姨母更是天天劝导王氏,不要给庶女太好的亲事,要拿捏庶出等等。康姨母还总是引导嫡出和庶出的积怨。然而,盛家的嫡庶积怨,只有林姨娘和王氏。在盛紘的有意压制下,林姨娘再作妖,也不可能影响王氏的地位。所以,康姨母的做法,就是搅得盛家家宅不宁的乱家之源。偏墨兰的指桑骂槐让康元儿指摘不出半分,最后,盛家三兰与康元儿的聚会,不欢而散。咱们再来说说永昌侯府。03“拎不清”的梁夫人,忽略了宅斗高手墨兰,导致嫡出依旧被庶出压制。梁夫人从一开始瞧上的就是明兰,对于墨兰,她是敬而远之。不过,墨兰嫁入梁家后,凭借自己的手段,打了三个漂亮的翻身仗。第一个翻身仗:新婚前三天,让梁晗与春舸有了嫌隙。墨兰与梁晗新婚当夜,春舸姨娘就嚷着肚子疼,叫心腹丫鬟闯进新房找梁晗。墨兰按住了想跑出去的梁晗,还温柔地劝梁晗“日后都是自家姐妹了,女人家的毛病男人不方便瞧的”。然后,墨兰将就新郎留在洞房里,她亲自去探望春舸,嘘寒问暖,关切备至,请了大夫,熬了药汤。墨兰还亲自守在门口,硬是一整夜没合眼,连梁府最挑剔的大奶奶也说不出话来。然而,春舸不是省心的,如法炮制,让墨兰三天无法与梁晗圆房。惹得梁晗发怒,穿着中衣就跑了出来,照着那丫鬟狠踹了十几脚,当场就打发了出去,还把照看春舸的丫鬟婆子狠一顿发落。永昌侯府的下人暗讽春舸没有家教,还惊动了永昌侯爷,他又把春舸在梁府后宅的靠山永昌侯府的庶长子媳妇数落了一顿,第二个翻身仗:回门时,两次的“柔弱”,让梁晗眼中再无其他女人。第一次柔弱:墨兰回门时,被王氏训斥,墨兰一概低头应下,眼中却泛起微微水光,侧眼去望梁晗。这种弱不禁风的似乎立刻要倒了的模样,让梁晗大为心疼,言语行动间,更是维护墨兰。第二次柔弱:在明兰面前,墨兰成功地笼住了梁晗的心。盛家来永昌侯府提亲时,梁夫人再三确定梁晗同意迎娶墨兰时,还用味深长地用眸光提醒梁晗:“你可莫要后悔。”梁晗觉得春舸的肚子等不及了,墨兰也是难得清秀佳人,就同意了婚事。然而,梁晗看到明兰后,就动摇了。墨兰明白这是王氏为了恶心她,才故意这么做的。因三朝回门,拜的是长辈,识的是兄弟连襟,未嫁的小姨子不一定要出来见姐夫的。想到这里,墨兰咬了咬牙,一侧头,朝梁晗嫣然一笑,眼中风情盈盈,唇瓣娇媚点点,梁晗一愣,心里又舒服了些。因为,墨兰容貌不如明兰,但这般的风情却也补足了。第三个翻身仗:墨兰赢得了婆家嫡嫂二奶奶的好感。春舸二次有孕后,墨兰贤惠得不得了,各种滋补食材不要钱似的流过去。待春舸临盆那日,因滋补地太好了,待胎儿落地时早已憋死了。梁府大奶奶疑心是墨兰使地坏,便狠狠闹了一番,可怎么查都查不出错来。还被梁二奶奶逮住了把柄。眼明手快的墨兰,敏锐的抓住了机会,哭到梁晗面前要休书,说自己对春舸姨娘一片真心,天日可表,却叫人无端怀疑,莫名泼了一盆脏水,她也不想活了,为了不连累夫家,一拿了休书她就寻死去。这般做法,不仅梁晗对春舸愈发不满,再次惊动了梁侯爷,他狠狠训斥了庶长媳一番,并有处罚,想着墨兰贤惠,又见盛家日渐有势,便叫梁侯夫人着力安抚一番。这一番操作,梁二奶奶便对墨兰亲近起来,梁夫人也神态和蔼了许多。然而,梁夫人却从未将墨兰看为自己人,才会几番压制她。梁大奶奶闹分家时,一番言辞让人挑不出毛病,却被明兰窥探了天机笑着说:“适才大奶奶不是口口声声婆母妯娌不好么?都那么明目张胆的刻薄大奶奶了,何况‘指指点点’?况且孝不孝的,众人都有眼睛。老子过世还不足百日,哪怕有天大的委屈,也该忍了,却有人闹着分家,呵呵。”明兰的这番话,让梁大奶奶语毕,让她的“诉苦和痛斥”结束,进入了下一个流程。虽然,墨兰不如明兰那边明事理,会管制院子,可在抓人话柄上,也是一等一的高手。若是,梁夫人没有一味的压制墨兰,永昌侯府的分家事件,不会闹到惊动各家女眷。04不得不说,墨兰与梁夫人婆媳俩,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堂堂世家贵女的梁夫人,被庶出一脉压制依旧,并不是有苦衷,而是她自作自受。其一:嫁了不喜欢的人,天天冷着脸,被通房钻了空子,先她一步生下儿子。其二:古代世家大族先有庶长子并不是稀奇事,有本事的当家主母会将孩子养在身旁培养感情,或直接养废。然而,梁夫人选择冷眼旁观,结果养出个隐忍记恨,精明能干的庶长子,其三:墨兰已经是自己的儿媳妇了,她该劝自己接纳。梁夫人选择的却是冷眼旁观,看着墨兰用一群女人缠着梁晗,导致梁晗仕途无望。这里也有墨兰的错误,可梁夫人呢,不也是因为自己的执念,才导致自己的大半辈子被庶出压制,还让自己的小儿子被庶出算计。梁夫人何其可悲,而女人保持清醒的头脑,至关重要!关注我,下期更精彩!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